然立资讯

骨肉皮和性特权

时间:09-16/2020 01:58 | 点击次数:

  他和妻子一起外出时谈不上很恩爱,但至少和谐平静。他对警察承认有与某女孩发生性关系,而且还交代了当晚与同伴交换性伴侣的细节,他坚称不存在嫖雏妓,“我没有付费,她们想和我睡觉,因为我是名人,而且有钱”。

  他是法国球星里贝里,如果不是因为一旦被认定与未成年人发生性交易就会面临牢狱之灾,他不会交代这么多,但其实,他可以替换成很多明星球员的名字,不管他们是说了还是没说。

  这就是事实,骨肉皮一直存在,明星们给了他们存在的土壤。骨肉皮Groupie在英语词典里的解释是“Afan,especially a young woman,whofollowsa rock group around on tours (歌迷,特指跟着摇滚乐队巡演的年轻女孩)”。

  有一个英文网站叫做Groupie Dirt,就是欧美骨肉皮们对摇滚、电影、百老汇明星的集中报料地,大家本着“跟了他,八卦他,忘记他”的原则纷纷在这个网站上献计献策。虽然这里没有体坛明星专区,但这不能说体育圈里就没有骨肉皮文化。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后期,最伟大也最风流的爱尔兰足球明星乔治·贝斯特到美国踢球的时候,酒店外每天都是排着队想进入他房间的妙龄女子。她们慕名而来,她们都是自愿的,完事后要遇到记者塞点小钱透露些小料,那都是赚了。

  不光足球明星,篮球明星也是。四年前的《GQ》杂志就刊载过一篇题为《NBA骨肉皮自述》的文章:在全明星周末入住休斯敦双树酒店绝对是一次特殊的经历。大堂里挤满了刚从乔治·布什国际机场赶来的女人,她们中的许多人都是一副标准的骨肉皮打扮:粉红小背心、银色高跟鞋加冒牌路易·威登手提包。这群女人为400美元一晚的房费大光其火,跟前台接待员吵得不亦乐乎。接下来的三天内,一群“打工女郎”将在双树酒店建立自己的根据地。你可以叫她们“打工女郎”,但千万别叫她们妓女。成百上千的“打工女郎”都有自己的本职工作,那些工作大都沉闷乏味,NBA全明星赛是她们等待整年的狂欢节。她们早早排定假期,与发型师敲定预约,只等时候一到就开始骨肉皮生涯……

  明星们觉得自己有性特权,骨肉皮则打开了他们执行这种特权的通道。牵扯进此次里贝里案件的法国球星本泽马一口否认自己不认识涉案女孩,他说她只是“在球员餐桌附近走动的很多女孩中的一个”。可以想见他们活在一个怎样的世界。

  但骨肉皮发端之时并不是完全的下流肮脏道德败坏的代名词,上世纪60年代的著名骨肉皮德斯·巴雷斯在她自己的著作《混在乐队》一书中提到:“‘Groupie’一词在当时绝不是什么坏字眼,乐队非常尊重女孩。”

  但现在呢,上床然后换钱,变着法地从明星口袋里掏,不然就找报社杂志要。2005年乔治·贝斯特带俩女进酒店后发现自己荷包里少了2000英镑,因此报警,一时成为笑谈。一个曾经活在到处充斥着“贝斯特,让我为你生个孩子”的世界里的人是无法理解现在姑娘们贪色更贪财的。今年年初特里盗嫂门的女主角跟切尔西多名球员有染,然后伺机把此事卖给报社,名也出了,钱也赚了,但特里布里奇都“杯具”了。

  明星们的性特权意识越来越重,骨肉皮却连最初的一点点纯粹感都殆尽了,只剩肉欲和钱“香”,别跟她们说崇拜,再无追星这事,追的都是钱。

    热门排行